在巴比伦宫廷中(04)

2020-07-24 10:32:36 17
在巴比伦宫廷中(04)

心灵健康

       但以理如果愿意的话,他尽可在他的环境中找出一个似乎合理的托辞,作为离弃严格节制之习惯的借口。他尽可以辩称:他既托赖巴比伦王的恩宠,又处于他的权下,除了吃王的膳、饮王的酒以外,就无其它的途径可循,因为他若坚持神圣的教训,就必开罪于王,因而可能丧失他的地位和生命。他若不顾主的命令,就可保持王的恩宠,并可为自己获得发展才智的机会与得意的属世前途。 <君39.10>

       可是但以理并没有迟疑。在他看来,上帝的嘉许比地上最有权势之君王的恩宠更可贵──甚至比生命更可贵。他决意坚持自己的纯正,结果如何在所不计。他“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他的三个同伴也支持他这项决定。 <君39.11>

       这几位希伯来青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僭妄自恃,而是出于坚定依靠上帝的行动。他们并不是故意要作与众不同的人,但他们宁愿这样作而不愿羞辱上帝。如果他们这次屈从环境的压力而与错谬妥协,则他们的背离原则势必削弱他们的正义感和憎厌错谬的心理。第一步行错就必引致其它的错行,直到他们与上天的联络断绝,他们就必被试探冲去。 <君39.12>

——摘自《先知与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