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中的守望者(01)

2020-08-24 10:15:48 20
冥冥中的守望者(01)

心灵健康

       当但以理的一生将近结束时,他和他的希伯来同伴六十余年前被掳来寄居之地正在起着巨大的变化。“列国中的强暴人”尼布甲尼撒已经死了(结28:7),而“天下所称赞的”巴比伦在他的继承人昏庸的统治之下(耶51:41),已经逐渐走上终必瓦解之途了。 <君43.1>

       由于尼布甲尼撒的外孙伯沙撒的愚妄和懦弱,骄傲的巴比伦不久便将倾覆了。伯沙撒在青年时期就享有王权,因此他常以自己的势力为荣,而且心高气傲地反抗天上的上帝。他原有很多机会可以了解神的旨意,并明白自己实行顺从的本分。他已获知他外祖父是怎样因上帝的命令而被逐远离人间;他也熟悉尼布甲尼撒的悔改和神奇的复原。但伯沙撒竟任由贪爱宴乐和荣耀自己的心磨灭了他应永志勿忘的教训。他浪费了那恩慈地赐给他的各项时机,并且疏忽了利用他可能采取的方法来更透彻地认识真理。尼布甲尼撒付出难言之痛苦与屈辱的代价所终于获得的教训,伯沙撒却漫不经心地忽略了。 <君43.2>

       不久厄运便临到了。巴比伦被玛代人大利乌的侄子,也就是指挥玛代和波斯联军的古列所包围了。但这个荒淫的君王既住在这个有着高大的城垣和黄铜的城门、似乎无法攻破的堡垒之内,又为幼发拉底河所护卫,粮饷充足,防务完善,他就觉得安全无虞而终日荒宴醉酒了。 <君43.3>

——摘自《先知与君王》